认识自我,控制与伤害

一直以来,我都有一个疑问。中国的酒文化为什么如此恶俗,一定要把人喝倒,喝吐才叫好,明明不喜欢,不愿意还是要强迫去喝,而劝酒的人一定要对方一饮而尽才心满意足。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词: 服从性测试。一件事哪怕没有意义甚至对自己有伤害,还是愿意去委屈自己做,从而取悦对方,俗称给面子。

在此时劝酒的人会获得满足感, 这个过程中劝酒人实现了自我价值的肯定, 完成了认识自我。认识自己比认识他人难,更不用说反省自我了。人人都有的需求是获得认可及被肯定,这意味着自己不是一个废人,而是一个有价值的人,被尊重的人。所以我们会去追求金钱,地位,声望。在难以获得证明的时候,我们会习惯于用一种简单的方式来证明自己,那就是伤害别人。

普通人找基层公务员办事的时候,很多时候会获得这样的感受:态度恶劣,故意刁蛮。我非常理解这些公务员,他们的日常工作太过于简单无聊,随便一个初中生稍加培训都不见得比他们差,因此他们很难从工作中找到自我认同,自己都看不上自己的工作。此时伤害他人便是他们自我证明的最简单的方式:我有能力让你不爽,这说明我很牛逼。

常常能听到两名话:打是亲,骂是爱;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。前者反映了伤害,后者反映了控制。在当代的亲人关系中,这是一个被大众认可的常态,而我认为这是个病态的,这是以爱的名义进行的绑架行为,是一种伤害。在这种绑架下成长的孩子心理会变得畸形,甚至会通过自我伤害的方式来进行反抗,你束缚我,我就伤害我自己给你看,心平气和的沟能难以实现,最后往往两败俱伤。

我们太愿意去伤害别人和控制别人了,这让我们很爽,也很简单。特别是面对亲人,我们去伤害的成本变得很低,因为容易以爱的名义去安慰自己。有的人不去伤害别人就如同失去了自我,在外面唯唯诺诺,回家后就打老婆孩子。这是一种病态的认识自我的方式,它会严重害我们的亲情。

在处理亲人关系上,有两样东西要珍视;自由与尊重。要给对方充分的自由表达的权利,要尊重对方的独立人格。不可以把孩子和伴侣当成是自己可以完全控制的对象,而要做到这一点有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,那就是反省自我,用另一个词说就是自我教育,找到内心真正的自我,强大的自我,取替以伤害和控制为方式来实现的认识自我。一个闪闪发光的、有魅力的、自信的人格会给孩子带来无比多的正能量,让孩子更顺利地活出真正的人生。